一本与胡适有关的账本

在青海收藏家胡其伟先生的众多藏品中,两本泛黄的家用账本,是他最为珍视的。

这两本账本是现代作家程朱溪(即胡其伟的二舅)在北平生活时的记账本,记录了程朱溪先生在1932年6月至1934年6月两年间的生活情景。其中有程朱溪与巴金、沈从文等人交往的记录。

上世纪50年代,胡其伟先生从书贩手中回收了这两本账单。一本浸过水,字迹模糊,另一本字迹稍微清晰。字迹稍清晰的账本长16厘米多,宽10厘米,面子为“人造漆布”,贴在硬纸板上。账本上的账目由自来水笔和毛笔记录,字迹大多能辨认。

这本账本中,大到几百元钱的房租,小到几分钱的日常用品都有记录,十分详细。

翻看账本,记录最多的是衣食住行方面的支出:“早菜”花了0.09元,“晚菜”花了0.2元,买肉花了0.2元,买胰子和糖花了0.83元,车钱0.2元,房租30元等等。账本中还记录了看电影、听戏、买奖券等娱乐活动,从中可以看出,当时北平的物价较低,物质生活很丰富,出行很方便,娱乐活动也多。

请巴金、沈从文、卞之琳吃饭

胡其伟先生说,1925年,程朱溪考入北京大学文学院,在校期间开始诗歌、小说创作。毕业后,留在北平工作。也从那时开始,程朱溪开始接触北平的知识分子阶层。

当时与程朱溪交往密切的人有胡适、巴金、沈从文等。账本中记载,程朱溪和巴金经常去“真光”“平安”等电影院看电影,听京戏和喝茶,还在东来顺吃过涮肉。

账本中记载,有一次,程朱溪请巴金、沈从文、卞之琳、靳以吃了午饭,总共花费7元钱。这在当时的餐饮消费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支出。程朱溪还送过沈从文一把胡琴,还为沈从文支付过房租。

胡先生说,据李辉《往事苍茫》第12章(136页)记载:“写完《三个女性》后的沈从文,于1933年6、7月间和张兆和来到北京,结婚的新家安在达子营胡同。巴金也来到北京,就住在他们的新家中。”从中可见几人的交情很深。

程朱溪结婚时胡适是证婚人

胡其伟先生说,1932年7月,程朱溪和潘君璧两个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在北平结婚。而他们婚礼的证婚人则是胡适,当时的《北平画报》刊登了夫妻俩的结婚照片,《北平晨报》报道了夫妻俩结婚的消息。1934年,程朱溪的父亲去北平后,作为老相识的胡适,和夫人一起宴请了程氏父子。

账单中记载,1933年4月26日程朱溪夫人潘君璧生下长子,当时多位好友送礼表示祝贺。刘半农夫人送了鸡蛋100个,礼券4元;刘天华夫人送了礼券4元。另一好友杨仲子与法籍夫人赠送了带有异国情调的小绒衣和一大包糖果。从中可以看出程朱溪和刘半农等不仅个人往来密切,家庭之间也十分友好。

16岁时曾见过胡适

胡其伟先生对这本账本非常珍惜。他说,这几本账本经过无数次战争和动荡,能够保存下来十分不易。所以,胡先生花了不少时间,请人把账本上的手写字,在电脑上做成了表格打印了出来,还详细地作了标注。

于胡先生而言,这本账单不仅是他的藏品,也是家族留给他的纪念品。看着这本账本,胡先生还能想起16岁的他与胡适的一面之缘。胡先生说,1948年年底,他在南京私立金陵大学读书,常住在他大舅父程万孚家。有一次,胡适从北平到南京,胡先生的大舅带他去看胡适。印象中,胡适穿着丝锦短袄,戴眼镜,一副温文尔雅的学者风范。

经过八十多年时间的侵蚀,这本账本已经变得破败。但里面记载的那个年代的日常情景和知识分子的往来事迹,散发出迷人的味道,历久弥新。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