麴氏后人:曾护玄奘取经

公元627年,唐贞观元年,高僧玄奘从长安出发,踏上了漫漫5万里的取经之路。在行经西域高昌国(位于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地区)时,玄奘受到了高昌国王麴(读qū)文泰的热情款待,麴文泰通过各种方式挽留玄奘留在高昌国,但是玄奘西行的意志坚定,并采用绝食的方法明志西行,最终麴文泰和玄奘结拜为了兄弟,麴文泰资助玄奘完成西行。

麴为古姓氏,今同“曲”。麴姓是高昌国的国姓。据《青海通史》记载,麴姓一族曾是东汉中后期西平(今西宁)的名门望族。高昌国和西平相距千余里,高昌麴氏有可能源自河湟。

鞠氏避难河湟

后稷是上古五帝之一帝喾的儿子,相传后稷有一个孙子在出生的时候,手心中有一个“鞠”字,因此这个孩子就被取名为鞠陶,后来他的子孙就以“鞠”作为了姓氏。

汉哀帝时期,鞠氏中有一位名叫鞠谭的人,担任尚书令。尚书令是产生于秦代的官职名,主要负责管理皇帝的文书和传达命令。

公元前4年,发生了西汉历史上著名的“东平案”,当时有两个人诬陷东平王刘云谋反,东平王自杀,朝中有很多大臣受到了“东平案”的牵连被罢官,时任尚书令的鞠谭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惧怕遭到进一步迫害,鞠谭的儿子鞠公式一路逃难来到西平,为了以防万一,鞠公式决定改鞠姓为麴姓。

青海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张得祖先生说:“鞠公式避难西平的历史,史书中多有记载,只是避难的具体时间史书缺载。《元和姓纂》就有‘汉尚书鞠谭生公式,避难湟中因居西平,改姓氏麴氏。’的记载。可见,西平麴姓由鞠姓改姓而来的说法是可信的。” 就这样,一个新的姓氏——麴氏就在河湟地区产生了,从此改姓后的麴公式成了西平麴氏的一世祖。

据史料记载,鞠谭虽然被削职为民但并未遭到抄家,在京城做官时所聚敛的财富为西平麴氏初期创建家园,开拓领地,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提供了巨大物质支持,使他们很快便跻身成了西平的士绅行列。王莽篡汉后,汉光武帝刘秀连续多年匡扶汉室的战争给西北地区造成的权力真空,也为麴氏在西平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到了汉末魏晋初,麴氏已经发展成为了西平的名门望族。

最早的青海籍音乐家

在人才辈出的西平麴氏中,有一位名叫麴瞻的人,他在我国音乐史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据我省曲艺学者谢承华介绍,我省音乐工作者赵志和同志曾在典籍中发现了有关麴瞻的事迹。

麴瞻,西平人,他生活在南北朝刘宋时代,他是一位著名的琴艺家。他18岁出家为僧。《宋书·乐志》《高僧传》记载麴瞻“以宣唱为业,独步于宋代(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宋)之初。”麴瞻对琴艺有着很深的造诣,他还撰写了《琴声律》《琴图》等音乐专著,只是现在都已失传。但在我国现存较早的详述造琴、制弦、琴的演奏规范、琴式等琴论专著《太音大全》中,有麴瞻对于琴的特点、音色、指法、意调等方面的论述。麴瞻也是目前发现史载最早的一位青海籍音乐家。

三国时麴氏起兵反曹

在我国东汉末魏晋南北朝初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中,曾多次记录了麴氏在河湟地区的武装活动,其中有的是以忠义形象存在,有的被盖以叛逆而被渲染,一个个麴氏男儿因此被载入了史册。

东汉末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为了匡扶汉室,全国各地的反曹活动如火如荼。西平人麴演借麴氏在西平的影响力,组织武装力量,力图控制整个凉州,于是发动了抗拒魏凉州刺史邹岐的叛乱,这次叛乱得到了张掖张进和酒泉黄华等人的响应,发展为了规模巨大的反魏战争。虽然最后麴演最终还是兵败被杀,但是此次麴氏叛魏事件却使得整个河西地区为之震动。麴演之后,又有麴氏成员麴光、麴英等相继起兵反曹。

麴氏中还诞生了一位北齐大将麴珍。他以军功起家,后被封为安康郡王。因为功勋显著,麴珍死在豫州(今河南省)刺史任上后,北齐后主还曾追封他为太尉。

“除此之外,麴氏中还涌现出了一大批显宦名士,如麴晁、麴佩、麴儒、麴贵、麴丞明等,他们也曾在中国历史上名噪一时。”张得祖说。

西平麴氏的武装反叛遭到了曹魏政权的血腥镇压,为了防止麴氏再叛,魏明帝时期,当局就责令西平麴氏大部分前往金城郡,认为金城郡离中央政权较近,易于管制。就这样,西平麴氏开始了从西平到金城郡的转移。

麴氏主政高昌国

迁移到金城郡后的麴氏,又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与金城郡的游氏并列成为了西州豪族。当时,在金城郡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麴与游,牛羊不数头。南开朱门,北望青楼。”

张得祖说,这首歌谣可以说明,当时在金城郡的麴氏所拥有的政治经济势力,完全可以和江南以及中原地区“童仆成军,闭门为市,牛羊掩原隰,田池布千里”的世家大族相媲美。

《元和姓纂》记载:“公式居西平,十一代孙嘉,仕沮渠氏。”意思是麴公式的第十一代孙麴嘉,曾在北凉为官。后来,北魏灭亡北凉后,麴嘉追随沮渠无讳(北凉王沮渠蒙逊之孙)穿越沙漠,占领了西域鄯善、高昌之地。后来沮渠无讳病逝,麴嘉被国人拥立为了高昌王,从此,“麴氏传国九世”,统治高昌国达134年之久。

1973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曾出土一份《某氏残族谱》。

中国文物研究所研究员王素研究认为,《某氏残族谱》是十六国后期至高昌国前期的《西平麴氏族谱》。

麴文泰是

河湟麴氏后人

高昌国曾是西域交通上的枢纽,发展到麴文泰执政时,高昌国文化经济繁荣。麴文泰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在玄奘到达高昌城后,他将玄奘奉为上宾。后来在挽留不成的情况下,麴文泰提出,希望玄奘在取经回来之后,务必再取道高昌,到时候在高昌停留3年,接受麴文泰供养的愿望。玄奘也答应了他的要求。《大唐西域记》记载,玄奘离开高昌时,和麴文泰二人抱头痛哭,“伤离之声振动郊邑”,异常感人。

据史籍记载和专家考证,玄奘在印度取经归来时,本来想到高昌国,履行他对高昌王麴文泰的承诺。但是,当时的高昌国早已经被大唐所灭,鞠文泰也早已去世。悲伤过后,玄奘只好返回长安。

据了解,玄奘在完成《大唐西域记》期间,麴文泰的后代麴智谌正在洛阳居住,不久后他将上任西域最高统治者。玄奘便向麴智谌赠送了《大唐西域记》的写本,既了却了麴文泰的心愿,也弘扬了佛法。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