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秀麻:350年的梵音绝唱

时至今日,啊吾乎村古堡仍然以残缺的面孔屹立在同仁县黄乃亥乡日秀麻村,似乎想要向过往的行人诉说它曾经的辉煌。

但是,没有人能够听懂它在说些什么,只有风儿把它的话翻译给了飞鸟,飞鸟又将它的故事撒在了天空。没有人抬起头注意到天空的变化,人们的脚步永远都是那么匆匆。因此,有关啊吾乎村古堡的故事不再完整,我们仅仅知道它修建于清代,呈不规则长方形。

在以往的探访中我们发现,热贡地区古堡群集中在隆务镇,以保安、年都乎、郭麻日、吾屯“四堡”最为出名。古堡群的出现,源于隆务河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有着“金色谷地”之称的隆务河流域,土地肥沃,又是通往青海藏区腹地的门户,古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战时御敌,平时屯田,是古堡群的主要功能。

但是,啊吾乎村古堡很让我们疑惑,单从地理位置而言,作为军事要塞的理由也很充足,它所在的日秀麻村的南面就是“四堡”之一的年都乎。可它形成的年代却又是在大清王朝,那么它究竟要防御谁呢?

也许我们想得太多了,一个古堡的形成有时候根本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有一整套的故事做铺垫,它仅仅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

不过,残墙断壁中还是发现了专属于啊吾乎村古堡,或者说日秀麻村的奇特人文景观,那就是热贡念唱嘛呢。

热贡念唱嘛呢起源于清朝1667年间,有着18种音调,把经文谱曲,以唱的形式传教延续至今。

念唱嘛呢每年农历5月份在农闲时节举行,为期15天,在此期间全村男女老少,着装要整齐,待人要礼貌,举止要和善,要停止一切生产、生活劳动,家中也不能有外来人进行生产、生活劳动,出门在外的人也必须回来参加念唱嘛呢活动,缺席者必须交付一定的经济补偿。

念唱嘛呢的场所历来选定在离村庄较远的地方,也就是说离开人间的烦事,到清闲、幽静的“嘛呢岗”,在一顶能容纳近千人的帐蓬中集体念唱,以表暂时离开人间烦事,集中精力念经求佛。现在,啊吾乎村古堡内“嘛呢岗”的遗址仍在。

每年举行念唱嘛呢时,第一天必须请隆务贡活佛来主持,从第二天起就由隆务贡活佛的四位侍从阿卡来主持,在念唱嘛呢的同时,还有各种祭祀活动。念唱嘛呢从早上八点多开始,除吃饭外,都要不间断的念唱,由主持人领唱后群众就跟着念唱,每天都要念到下午六时才能结束。念唱嘛呢的音调也不断变化,16种音调必须在15天内念唱完。

在念唱嘛呢的十五天内,村中有人去世的家庭,可在期间供众人吃喝,点酥油灯,以表对故人的怀念。除此之外,每天的饭食按几户为一组轮流供给,每天要吃四、五顿饭,因禁止吃肉,大家都吃酥油、炒面、各种馍馍、奶茶等。

这样的活动要持续到第十五天下午六点才结束,但此时仅仅是在“嘛呢岗”念唱嘛呢活动的结束,与念唱嘛呢活动相关的活动还没有结束。之后不久,还要用8天的时间念唱嘛呢,其中5天必须要连续进行,其余3天可休息几天后再继续。此活动固定在本村庙堂里举行,念唱人自由决定,可多可少。念唱嘛呢活动相关的最后事项,是在正月十五日至二十一日举行,活动方式和内容与以上相似,都是念唱嘛呢,以上三项活动都完成后,才算一年的念唱嘛呢活动全套完成。就这样年复一年,具有鲜明特色的传教形式延续至今。

无论是念唱嘛呢,还是相关的祭祀活动,都是信教徒对万物生灵的祈愿,对佛的信仰,祈祷每年五谷丰登,人畜兴旺,万事吉祥。

关于热贡念唱嘛呢,倒还真有故事可讲,不知大家愿不愿意听。第一世夏日仓活佛噶丹嘉措(1607-1677),其弟子罗桑曲扎(隆务贡第一世活佛)和宗日盖噶日尖措,向第一世夏日仓活佛噶丹嘉措许诺以隆务河为界,将佛法弘扬光大。于是,罗桑曲扎到西藏香日则梅经扎仓修行求法,历时7年,精通佛学,成为主持。在任主持期间,他却违反寺规学习密宗,学成六大音调,即宗格日、俄和朗、嘛呢拉萨、周吉和玛、角果、哈日果。学成后这一年,罗桑曲扎回到热贡,在曲玛百户索南才让的帮助下,首先在同仁县年都乎乡曲玛村“加德果”传教大约10年之后中断,后在黄乃亥百户群培的扶助下,在“嘛呢岗”以念唱嘛呢的形式传教,这种活动一直延续至今。

热贡念唱嘛呢的16种音调,其中的10种是师徒三人,即第一世夏日仓活佛噶丹嘉措、隆务贡活佛罗桑曲扎、宗日盖噶日尖措创作,把经文谱曲以唱的形式传教。在第一世夏日仓活佛噶丹嘉措60岁时,这种把经文与曲调相配的独特的传教方式开始传播,由于隆务贡活佛罗桑曲扎在弘法中起重要作用,所以历辈隆务贡活佛是热贡念唱嘛呢的主要传承人,也是主持人。

日秀麻村是黄乃亥乡政府所在地,海拔2800米,四面环山,山顶终年云雾缭绕,村庄以农业为主,夏季油菜花开的季节,整个村庄周围似乎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地毯。离啊吾乎村古堡北面约3公里处,有一座藏传佛教寺院——扎西吉寺,寺院座落在半山腰,周围环绕着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给寺院平添了一份宁静而沧桑的味道。

此时此刻,人们开始留意夕阳庞罩下的啊吾乎村古堡,在梵音袅袅中,它正陷入一片金色的海洋中,不是仙境却胜似仙境。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