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深处

大风从高山峡谷的舌口呼啸而出,凛冽中夹杂着狂躁,数千年来,总是以特殊的方式与我们拥抱。

苍茫的青藏高原,在祁连深处,古老的象形和会意的字词与抽象的语句,常常跌落在红尘的泥潭里,欲罢不能,变幻成时空的章节。

八宝谷地,一袭烟雨就被浸润宣纸,一幅幅画卷在灵秀中铺开,跃然生成的写意,让人为一世风情怦然心动。

祁连深处,沦陷在世俗与浑然自成的不仅仅是我,世俗里,谁咀嚼着痛苦,想象幸福,品味着孤独,想象欢乐,他将坠入痛苦的深渊,万劫不复。

祁连深处,我静坐默念,摊开双手,祈祷圣主。黑夜与白天接踵而至,我无法想象未来的时日还有多长,每一个黑漆漆的夜晚总与白天相拥而融,用日子构成生命的路途,让我们为之奔波。

祁连深处,峥嵘的荒山野岭,我需要天天刷新。那些有用或无用的链接,占据想象的空间,却总是清不了零。

我从不回头,也没有回顾曾经经历的风雨飘摇,因为,回头,未必就是岸,也不一定是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辈走过的路与自己穿行的那些清晰而模糊的场景,让人黯然泪下。深山多幽怨,谁是谁的救世主?我倾听碧野松涛的絮语,问苍天云海,怎样来救赎自己?

完成救赎的过程是自我体验的过程,山河辽阔,谁在大地上走马观花,自由驰骋,谁将解脱,谁能走出落雪的季节,走向春天,那秋日的暖阳也将在跨越中成为追随人间的幸福!

祁连深处,孤寂总是随风而起,我擎举一束盛开的野菊,在淡蓝的花瓣上,嗅着从绒黄的芯蕊透出的股股清香,穿行山野,途经的田野河流及可爱的村庄,却被我遗忘了,正如她们忘记了一个曾经祈求收容流浪的我。

祁连深处,我伏在群山的肩膀上,骄傲而放肆地享受着独自怀抱山河的唱咏,山下的村庄、忙碌的人群和那些盛开的花草,一切依然周而复始,依然在未知的路上行走,时时更新着时光的转轮和那些属于自己却又不能完全左右的日子。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