尕沙日:罕见金黄果现身

年都乎乡尕沙日村是同仁县第一个被太阳照射到的地方,因此,同仁县的春天便从尕沙日开始。这就好比一个古老的约定,只有尕沙日的大地变绿,同仁县其他村落的草木才能发芽;这又像是一个绿色海洋里的涟漪,一滴绿色的水首先滴在尕沙日村,然后开始向四周荡漾开去。

这种独特的气候让尕沙日人引以为豪,因为他们的春天和秋季都要早一些,更为重要的是,大自然给这里的人们馈赠了一种名为“金黄果”的水果,在同仁县乃至全国也只有尕沙日才有。

金黄果自然是金黄色的,根据这条线索,在寻找尕沙日村金黄果时,我们很快就误入歧途,把目光盯在了一种叫“黄金果”的植物身上。黄金果又名五指茄、乳茄,为小型灌木,原产美洲热带地区,果实经久不变色、不干缩,金光灿灿,象征财运高照、五代同堂、吉祥如意。黄金果喜温暖、湿润和阳光充足环境,不耐寒,怕水涝和干旱,现广东、广西及云南均引种成功。

分析黄金果的资料后发现,虽然名字差别不大,但和尕沙日的金黄果却相差甚远。首先,尕沙日的金黄果是像梨树一样的果树,而黄金果则是小型灌木;再者,尕沙日的金黄果是土著品种,而黄金果则是舶来品。

那么,尕沙日的金黄果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就在我们万分困惑时,年都乎乡政府工作人员黄永刚给我们带来了有关金黄果的图片和资料,我们终于可以按图索骥啦。

尕沙日村落不大,共有252户人家,也是一个土族村。地处川水地区,这让尕沙日在农业生产方面更有了先决条件,一直以来,尕沙日村民都靠种植小麦、油菜、马铃薯生存。

春天的第一缕阳光终于来了,谁也没有注意,夹杂在梨树、杏树中的金黄果树的枝头也开始绽放出花蕾。或许它太过于普通,树叶、个头也和梨树差不多,似乎没人注意到它的存在。但当秋天时,金黄果树上便会一片金光灿灿,这时才引起人们的注意,摘上一个果子放在嘴里:真甜!

出过远门的尕沙日人渐渐发现,这么好吃的金黄果在外地根本见不上,就连邻村也很少见,只有郭麻日村有那么几棵。他们这才意识到,虽然产量极少,但金黄果确实是一种罕见的高原水果。于是,近年来尕沙日村开始扩大金黄果种植面积,还成立了金黄果产品加工公司,金黄果果汁、金黄果酒都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

尕沙日村与阿赛公路相连,北邻保安镇哈拉巴图村,南邻隆务镇朝向阳村,和保安、郭麻日等村落一样,居民居住建筑主要以土木结构或砖木结构为主,院内环境整齐、干净。

可是谁能想得到,尕沙日这个低调的村落竟也是热贡艺术“五屯”之一。

说起热贡艺术,其发源地其实是隆务河两岸的吾屯、年都乎、尕沙日、郭麻日、脱加五个自然村。这里聚居着大批从事藏族艺术创作的艺人,他们世代相传,以绘画、雕塑为业。由于艺人在五屯最为集中,便被人们称为“五屯艺术”,和“藏族画家之乡”。 又因同仁一带在藏语中称“热贡”,故又把“五屯艺术”统称为“热贡艺术”。

五屯艺术是藏族佛教艺术领域中的一个重要流派,是同仁县五屯地区民间艺人在长达五六个世纪的艺术实践中,共同创造出来的。五屯艺术的品类有彩绘、雕塑、木刻、堆绣和建筑彩绘等,其中以绘画、雕塑、建筑彩绘图案为最佳。

作为五屯艺术之一,尕沙日村并非浪得虚名,唐卡、雕塑等艺术在这里盛行,但和吾屯等村相比,尕沙日却又不事张扬,就像一个在背后默不作声的奉献者。

如果你非得把“五屯”在各种艺术形式上分个最佳,那么尕沙日的雕塑应该是最为出名的,尤其是石雕,取自泽库县和日乡的石材。雕塑艺术在热贡艺术中具有重要地位,各寺院中供奉的各类大小佛像就是热贡雕塑艺术的结晶。

稍加注意后我们就会发现,寺院殿堂内的佛像、法王像或高僧大德身像均在显要的位置,其他壁画、唐卡、华盖、经幢等都围绕居中的佛像成为陪衬或装饰物。由此也不难想象,雕塑在热贡艺术的地位之重。雕塑有雕刻类,如石雕、木雕、砖雕、宝石雕等,还有铸塑类,如泥塑、油塑、面塑、石膏塑、锻铸等。泥塑工艺大部分用于佛教和神庙供奉造型,按制作方法可分为捏塑和陶制两种。捏塑是先将粘性大的胶土碾成精末,用水稀释,加入麻、发、毛类等纤维,再将胶泥反复砸熟后即可根据所需造型捏制。目前,尕沙日村从事唐卡、雕塑等艺人已经达到了200余人。

说起雕塑,咱们现在就去尕沙日寺去看看。

尕沙日寺藏语称“尕沙日噶尔兑桑曲林”,意为“尕沙日集贸法洲”。据《安多政教史》记载,该寺由维哇·阿旺牟盘达瓦初建,该寺存有《麻尼全集》等文献木刻版,其主要香火庄为尕沙日村。尕沙日寺曾于清光绪九年(1883年)扩建一次。

历史上,尕沙日寺曾出过一些有影响的人物。清代,出生于尕沙日村的官却嘉措,早年学经于尕沙日寺和隆务寺,后入藏成名,获拉仁巴格西学位,住藏40年,与第四十五任甘丹赤巴加央崔臣交往甚密,返回故乡后讲经于隆务寺和拉莫德千寺,颇有影响。另外,出身于该寺的尕沙日画师,画技高超,兼通雕塑艺术,后世传之如神。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