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湟村镇记忆系列报道之二 神奇兔尔干

兔尔干是青海地区一座吐谷浑人命名的村落,本期河湟村镇记忆邀请了我省曾经参与编修《湟源县志》的地方史学者任玉贵先生讲述了属于兔尔干的故事。

兔尔干新村坐落在举世瞩目的日月山下,顺羌河畔。这里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是一方美丽神奇的风水宝地,洞天福地,声名远播,已获得“中国传统村落”的荣誉称号。

兔尔干,原名称图尔根,是吐谷浑地名,其神奇是它西接日月山,山名源于《山海经》“日月出入地方,天枢也,吴姬天门。”指古代先民的气象观测台。昆仑神话中的“夸父追日”就发生在这里,日月山又称炎山,说是“傍绕炎火光熊熊,赤满岭来血染山”。北魏神龟元年(518年)有僧人宋云等去印度求经,到此看见寸草不生,故称赤岭。唐代文成公主,金城公主下嫁吐蕃,都翻越此山,留下了美好的传说。公元1252年,元宪宗蒙哥汗在此祭天。尊称日月山,以后,遐迩闻名,美名至今,名扬立万,声腾极世。

兔尔干,其神奇是它西南临古昆仑山,它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又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在《神异典》中有“左带瑶池(青海湖)右环翠水(发源于翠山之水,注顺羌河)此山之下(古昆仑山)弱水九重(倒淌河)。倒淌河有“天下江河尽向东,唯有此水向西流。《山海经》中也有“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前有山叫昆仑山。”《汉书·地理志》、《西宁府新志》记载:“临羌县(今湟源县)有昆仑山”。清代甘肃巡抚杨慎在诗中称,“青海昆仑断,黄河西流沙”是说青海湖水向东,被昆仑山阻断。故昆仑山在此无可非议。

兔尔干西北其神奇是它从西藏迁来东科寺。寺址由蒙古汗王固始汗批赐。建于清顺治五年(1648年)建筑,规划宏大,是青海重要的佛教寺院之一,该寺东科活佛为清朝驻京呼图克图,九世活佛,精通汉、蒙古、藏文字语言,曾陪读咸丰、同治、光绪等皇帝,被清朝委任西北宗教领袖。因该寺地处日月山途中,所以当时中华民族三大祭即祭黄陵、祭孔子、祭海会盟,就在东科寺,蒙藏王公以这里为馆驿。青海办事大臣会集王公,在该寺举行祭海会盟仪式,为维护中华民族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作出一贡献,夺人眼球。

兔尔干东北有神奇宗家沟,又称佛像湾,是西羌首领西王母的驻锡地,又称“西王母石室”,是西王母政治、经济、文化的活动中心。这里有纪念西王母的宗家寺、吕祖祠,有号曰神仙洞、仙人洞、三郎洞等一百多座天然石洞。还有昆仑神话中的蟠桃古洞、王母观天、狮象巡山、悟空生石、乌龟望月、玉兔捣药等,令人叹为观止,一呼三叹。据《山海经》记载,“昆仑山,有穴、有人,虎齿豹尾,蓬发载胜。善啸。”这里的穴,是指防止沙尘,野兽侵袭的自然山洞。《汉书·地理志》记载:“昆仑山在临羌西北,有王母祠、石室、仙海、盐池,西有弱水、昆仑山祠。”《恢国篇》中说“汉遂得西海郡,因西王母石室”,《水经注》也有“湟水东径,有西王母石室”。《隋书》更为详尽记载:塞外,西王母石室、青海、盐地。西王母石室的故乡落土,尘埃落地。

兔尔干东南有神奇绚丽的南屏山,又称“花石山”,这里花如海洋,奇艳斗丽,故《山海经》中美誉“昆仑悬圃”。山顶有十二峭峰,犹如笔架,终年积雪,诗歌《南屏积雪》中赞道:雪积大山六月寒,玉屏列座画中看;长横瑞气连青海,峻岭插霄作壮观。山下流淌白水,在《淮南子》中有“白水在昆仑山”。相传,当年大智大勇的白蛇娘子为搭救因她吓死的许仙,不远千里到此盗灵芝,不料与守童发生冲突,血染白袍,白蛇娘子在河中洗袍,于是水清如白,后人便称“白水河”。传说神奇,然南屏山更加魅力无穷。

兔尔干南畔有美丽神奇的顺羌河,《西宁府新志》中有羌水出县治西南,经临羌故县,东北入湟水,它是中华民族“人文始祖”炎帝等的出生地。据《国语·晋语》说:昔少典娶有娇氏,生黄帝、炎帝。黄帝姬水成,炎帝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绎书》卷五《新书》说:“炎帝者,黄帝同母异父兄弟也”。姜水在今青海湟源日月山下,史学家公认“姜”在古代通“羌”,姬水、姜水皆在羌戎地,炎黄二帝都是出自羌戎的部落首领,他们从小就接受了羌戎文化的熏陶。匡谋翼武,忠义撑天,盖世之功,名耀神州。

《绎史》卷十一引《遁甲开山图》说:“古有大禹,女娲十九代孙……及长,能知泉源,代父鲧理洪水。”《史记·六国年表》说“禹兴于西羌。”《荀子·大略篇》中还说:“禹学于西王国”,所谓“西王国”就是古代雄踞昆仑之丘的西王母,并在顺羌河上源,今哈城建有禹王庙,所以,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中断言:“自炎黄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

兔尔干广大四方,包括了极为丰富的昆仑文化与古羌文化,河湟文化与中原文化,其最有价值的是中华民族最早的创世记录,沉睡几千年,一醒惊世界,光艳四射,星耀独辉。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