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西宁:发现汉墓

讲述人:吴仲村原村党支部书记 苟维德

记录:本报记者 徐瑞

记得在新中国成立不久,吴仲村还是一个只有80户居民的小村子,村中的大部分人姓苟。在我印象里最早的吴仲村有一座长方形的小城堡,城墙是夯土砌成的,城门的外面包了一层砖。据说这座小城堡修建于清朝年间,除了小城堡以外吴仲村还有一所吴仲学校,它修建于民国十八年(1929年)。就在这样一座小村庄中我们苟氏先祖生活了几百年,本来以为我的生活和父辈一样平淡无奇,但是在我参加工作的一年发生的一件事却打破了这种平淡。

1965年,我21岁,在吴仲村生产队一队做会计。当时我记得村里的耕地都是高低不平的小土丘,在这种地上种庄稼,完全靠人力和畜力,所以一直以来粮食产量都很低。为了提高粮食产量,吴仲村六个生产大队的年轻人组织起来将凸出来的小土包铲平,把耕地改造成适应机械化耕作大块的土地。

9月初随着秋季来临,西宁周边的麦田陆续泛黄,人们满心欢喜地迎接着这一年的丰收。有一天生产队六队的社员在村西一片田地上翻土,卖力地铲平一些高高低低的小土包,打算把这一片地改造优良的农田。临近中午的时候,生产队六队的一个年轻小伙一铁锨铲下去,土层瞬间掉了下去,在地面上方霎时出现了一口黑漆漆的深坑。这个突如其来的深坑吸引了正在干活的六队的社员们,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活,扭过头来都朝这边张望着。看到这个情况我也跑过去,阳光照在深坑上方,人们逐渐看清了深坑内部的边缘结构,这是一座用石砖砌成的穹顶。由于石砖砌得严丝合缝,所以深坑的边缘并没有继续塌方,除了掉落的土以外里面显得很干净。这时围观的人们开始议论纷纷,我们村有一位叫苟廷义的人当时只有十几岁,胆子很大,他跳入深坑后,在深坑内划火柴,但没有一根能点着,这可惊了看热闹的人。随后一些人将架子车的废胶皮点着后也进入深坑内,可能是因为废胶皮耐烧的原因,进入深坑的人们才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根据苟廷义的描述,这个深坑的内部很大,是一进六院的结构,原来这是一座古代的墓室。

整个墓室是穹顶结构,土堆掉落的位置刚好埋了墓室的主干道,两侧各有三排房间,几口棺材无序地摆放在这些房间里,苟廷义还看见了在墓室最中间的位置用铁链悬空吊挂着一口棺材。这些棺材都是用一种黑漆刷过的,样式和现在农村用的棺材差不多,除了这些棺材和墓主人的骨骼以外,墓室中还散落着一些麻钱。从棺材板的质地和墓室内的一些陪葬品来看,墓主人的身份不低。

看到这种情景六队的人都傻眼了,苟廷义等人爬出墓室后,一些腿脚快的人跑去把这事汇报给了大堡子公社,大堡子公社的人又把这件事报给了青海省考古队。我记得当年考古队来了四名工作人员,年龄在40岁左右,这些人带着一些简单的设备和记录的纸笔就跳进了墓室,通过他们的初步判定,这座墓是汉代的一个军官的墓葬,在我们村供销社工作的一个叫王建安的人再三追问下,考古队的人还告诉了他一些细节,比如汉朝人的骨骼比现代人的要略大一些,以及通过头骨牙齿的数量和位置可以判断出墓主人的性别等。

随后考古队员就走了,大概三四天后省上的文物保护单位就派人来了,墓室的缺口也被人围了起来,墓室也不让人随意进入了,自此以后,我省又一个汉墓群遗址在吴仲村被发掘出来了。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