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日子也飘香

漆黑的穹顶之下,白炽灯的灯光透过窗户上那层薄薄的水雾,显得更加朦胧。我愣愣地盯着碗中那坨不知名的东西,并没有多少食欲。

“尝尝!小心烫嘴!”妈妈说。

我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在碗里搅拌。面片一片片粘在一起,暗红色的豆粒不时从竹筷间滑过。我极不情愿地夹起一小口,塞进了嘴里。

“红豆面!小时候姥姥总给我和你大舅二舅做……”妈妈说,满脸期待的神情看着我。

妈妈小的时候,用的是粮票。每个人每个月粮食都是限量供应。姥姥看着家中三个正在长身体的儿女和每个月少得可怜的油水,她总是想尽法子把饭做得好吃一些。虽然不可能顿顿都吃白米饭或白面条,但为了满足家中那三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姥姥会把米、面、油每月计划好,自己在屋前再种点蔬菜,然后变着法地做出各种“创新菜品”。在当时那样一个少盐、少油的年代,姥姥却让家中三个孩子的味蕾得到了巨大满足。无论什么样普通的蔬菜或粮食,在她手中都可以变成美味。

在那段艰苦而又平淡的日子里,姥姥用她的勤劳和智慧让儿女们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一丝色彩。混合着饭菜的香气,滴入儿女的心房。

想到这些,再看着眼前的红豆面,心中不由一热。妈妈继承了姥姥“爱创新”的特点,为了让我每天三餐不重样,她会把不同的蔬菜放在一起,用不同的做法做出新的花样。而我却总是在挑剔她哪里做得不好,做的不合我的胃口。

再尝红豆面,除了红豆的醇香、蒜苗被翻炒后的清香,好像更多了一种深入心田的温暖。洁白的面片在乳白色的浓汤中点缀着些许红色的豆粒和翠绿的葱花,在灯光的照射下莹莹发亮,颜色也不再显得单调了。

生活其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如何让平淡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却是一门学问。幸运的是,我的姥姥和母亲凭着她们对儿女那份深沉的爱做到了。淡淡的日子里,那股香气,萦绕在鼻尖,飘荡在心头。

或许,这就是生活的原味吧。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