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流过贵德

1.jpg

大河早春

2.jpg

梨乡春暖

黄河跳出龙羊峡,流过一片平缓的谷地,这片地方就叫贵德。

天下黄河贵德清。一个清字,成就了一种清亮亮的诱惑。浊浪滔天、崩天裂地的黄河,在这里一改暴戾脾气,变得清净而温存。老子有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满,与善人,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功善时。夫惟不争,故无尤。这好像就在说厚德载物的贵德黄河了。

贵德地处黄河上游。黄河自西向东横贯县境中北部,流程七十余公里。西有龙羊峡之扼控,东有李家峡之堵截,贵德的黄河少了些狷傲不羁的野性,像一条潜龙伏地盘行。

时值八月间,携云带雨,翻越拉脊山,去了一趟贵德。果然一处载德之地。极目远望,崖披丹霞,河走青龙,沃野水泽,阡陌纵横,确不失为塞上小江南。

穿行于微风细雨中,循着花儿的踪影,来到黄河岸边。这里正在举行的一年一度的花儿盛会,云集了西北五省的民间歌手。游人结伴而至,竟睹风流。唱的人激情四溢,听的人饶有兴味。任大河兀自流着,细雨兀自淋着,物我两忘。你听听从雨中传来的对话,贵德的朴真厚道略见一斑。

女人(一身朴素衣衫,都被雨淋湿了,年龄约莫四十有余):今儿唱下的美,亦听下的美!你说,美啵?

男人(同样一身朴素衣衫,挽着裤脚,黝黑清瘦):想当年梨花会上,你唱下的美,我亦听下的美,没缘分相好,一晃眼老了……

黄河涛声依旧,岸上怀春的男女老了。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

不唱是由不得个家……

黄河岸边多少男女隐秘的感情,都深藏在花儿里,流逝在波涛里了。

听过了“花儿”,就去路旁村头,尝尝贵德的瓜果吧!时下正是杏李成熟季节,姑娘媳妇们挎着篮儿,摆着摊儿,橙黄的是杏子,紫红的是李子,黄河水滋润过了的,咬一口,甘甜清脆。

可惜贵德名产长把梨尚未成熟。但无论走到何处,村道旁,庭院里,那一株株粗壮高大的梨树遮天蔽日,一簇簇青翠的梨子缀满枝头,有风来戏,就筛下一地细碎清凉的阳光来……

我曾写过一首小诗,叫《贵德:一世梨花》:

四月,一位女子

在水一方

素裙淡眉

哭,前世的雪

笑,今生的蝶

犹思昨夜,压着海棠醉

几簇忧伤,几瓣闲愁

云鬓低垂

独倚千年城堞

少年打城楼下走过

回眸——

风乍起,潇潇梨花雨

因了黄河,这里不仅物产富庶,也造就了诸多奇观胜景。除却汉唐古堡,明清楼阁,奇观当数黄河奇石。

去河阴镇西数里,有一处黄河奇石园。据闻主人爱石成癖,花巨资搜集了许多黄河奇石,小则可把玩于股掌,巨则若卧牛。当年修建龙羊峡水电站,黄河被截流,古河道奇石裸陈,成为黄河一大奇观。

到了奇石园,园主未能谋面,一长髯老者热情接待了我们。奇石园别称裸园。意即将黄河奇石自然之美裸呈于世,不加丝毫遮掩和雕琢。

裸园有一镇园之石,叫日出东海。画面中,一轮红日从奔腾的海浪中喷薄而出,天空霞光流弋,海鸥翔集,气势磅礴,荡人胸襟,观者莫不叹为观止。后有爱石者欲以重金购买,园主不舍。后无偿捐献县政府,安放于街心广场。

裸园导游手提喷壶,边往石上喷水,边有声有色地讲解。观者悟到妙处,茅塞顿开,噢地一声惊叹。

观此黄河亿万年的造物,耳边总会响起万里涛声,从时间源头訇訇而至。有时突感时空逆转,一块石头来到亿万年后,沉默地观察着一个或一群哇哇乱语、怪模怪样,稍纵即逝的所谓人类。

有的石头上有一些圆滑的孔穴,那是流水锲而不舍用了千万年时间为石头旋出来的耳朵。

我仿佛听见水对石头说:什么叫坚硬?

石头说:黄河。

水说:什么是永恒?

石头说:黄河......

冥想中,突然一阵笑声。眼前一块奇石,酷似女娲刚刚抟土造出的先祖,惟妙惟肖。导游说这尊奇石之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暗自将他命名为《黄河始祖》。

赏了黄河奇石,然后拜文庙,登玉皇阁,发些许思古之幽情。登临玉皇阁,满目夕照,远山如火如霞,黄河金波粼粼,蜿蜒东去。近处是渐起的新城、高楼、别墅,散发着现代气息。再近处是建于四百多年前的古城的残垣断壁,从亭台楼阁上传来的风铃声,悠远而深沉……

思维游弋于历史与现实之间,仿佛听到晚风送来两千五百年前一位圣哲在黄河岸上的感叹,逝者如斯夫,昼夜不舍。

又想,当年贵德那位欲枕黄河一听涛声的文士,是荫西吧,今在何处?在黄河的涛声里,传来了他的沉吟:

秋夜孤灯蘸砚池,

轻纱窗外雨丝丝。

校完残卷搁笔卧,

生世惟留一卷诗。

心絮芜杂地走下玉皇阁,溜进喧闹的街市,人来车往,都为生计而奔波,熙熙,攘攘......

暮色四合,投宿县城一旅馆,也枕了黄河涛声睡去,这梦就搭上了云舟,悠悠然浪迹天际……

责编:王淑红